分段阅读_第 9 章

作品:《驭鲛记/驭妖

????疏离,似有冰刃刺人心。

????他一言不发。

????送这鲛人来的太监没有提供任何关于这个鲛人的信息。从哪里来,叫什么名字,身体状况如何,法力达到哪个层级……自然,也没有告诉驭妖谷的人,他会不会说话。

????这要他口吐人言,是教会他说话,还是让他开口说话?

????纪云禾没有被他的目光bi退,她又近了一步,几乎是贴着牢房的封印栏杆审视着他。

????四目相接,各带思量。

????纪云禾不知道这鲛人在想什么,但她却诡异的觉得,自己现今的处境,与面前的这个妖怪,如此相似。

????困境。

????留在驭妖谷是难过,离开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????如果驭妖谷不能驯服他,那他可能会被送到北方的驭妖台,东方的驭妖岛,或者西方的驭妖山……这些是在朝廷的控制下,如今天下仅存的四个允许他们拥有驭妖能力的人生存的地方。

????每一个地方,对妖怪都不友善。

????纪云禾现在面临的,与他有何不同?

????林昊青,林沧澜,前者对她是防备猜忌yu除之而后快,后者对她是无所不用其极的利用,恨不能榨干她每一滴血。而她若私自逃出驭妖谷,身体里的du会发作不说,这茫茫天下,皇权将视她为驭妖师中的叛徒,四大驭妖领地,都不会再接受她。

????举目四望,她与这牢中的妖,并没区别。

????一个是权力下的玩物,一个是大局里的棋子。

????“滴答”鲜血滴落的声音在地牢里十分清晰,纪云禾目光往下,划过鲛人结实的胸膛与肌肉形状分明的小腹,她眉梢挑了挑,心里感慨,这鲛人看起来很是有力量感嘛。

????再接着往下看去,他鱼尾已经不复白日那乍见时的光滑,因为缺水再加之白日受了雷霆之苦他一些鳞片翻飞起来,劈开肉绽,看起来有些吓人。

????纪云禾驯妖,其实是不太爱使用暴力的。

????她手心一转,掌心自生清泉,随手一挥,清泉浮空而去,卷上鲛人的鱼尾。

????是同情他,大概也是同情和他差不多处境的自己。

????鲛人下意识的抗拒,微微动了动身子,而他这轻轻一动,身上的玄铁“哗啦”一阵响,几乎是在这一瞬间,覆了法咒的玄铁便立即发出了闪电,“噼啪”一阵闪过,没入他的皮肉,刺痛他的骨髓。

????鲛人浑身几乎是机械的抖了抖,他咬住牙,任由浑身的伤口里又淌出一股股鲜血……

????而这样的疼痛,他却自己闷不做声的忍下……或许,也已经是没有叫痛的力气了。

????“别动。”纪云禾开了口,比普通女子要低一些的声音在地牢里回转,仿佛转出了几分温柔意味,“没想害你。”她道。

????纪云禾目光又往上一望,对上了鲛人的蓝色眼眸。

????她手中术法未停,清泉水源源不断的自她掌心里涌出,还带了几分她身体的温度一样,覆在了鲛人的鱼尾上。

????有了清水的滋润,那些翻飞的鱼鳞慢慢变得平顺下来,一片一片快速的在自我愈合着,没有受伤的地方很快便贴了顺服的贴了下去,闪出了与初见时一样的耀目光泽。

????鲛人的眼眸有着与生俱来的冰冷,他望着她,似乎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。

????纪云禾也根本没想过要他的回应。她一收手,握住了拳头,登时泉水消失,她望着鲛人:“你想离开是吧?”

????鲛人不言语,仿似根本没听到纪云禾的话。

????“我也想离开。”她低低的说出这句话,声音小得仿似在呢喃,“好好听话吧,这样大概要轻松一些。”

????言罢,她抬头,望着鲛人笑了笑,也没管他,一转身,像来时一样,信步走了出去。

????离了地牢,纪云禾仰头望天上的明月,鼻尖嗅着谷中常年都有的花香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虽然不喜欢这南方的驭妖谷,但纪云禾却不得不承认,她是喜欢南方的,这温柔的温度,与常年不败的话,还有总是自由自在的暖风。

????这么些年,她一直都在想办法,想慢慢的安排,慢慢的计划,好让自己从这驭妖谷里安然脱身,然而……现在看来,她好像已经没有慢慢折腾的时间了。